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最强捕头

第900章 词163

最强捕头 冰霜城 7343 2021-03-05 17:04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最强捕头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听到李宝生的这番话,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“李宝生,难道你的意思是说,王继文一直躲在家里,并没有离开黑山县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没错,我猜想应该是这样的。”

  黄汉明转头看了一眼老张,“李宝生,那你说,老张听到的那些消息,说王继文已经离开了黑山县,那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如果我是王家的人,为了让人相信王继文离开了黑山县,一定会四处散播谣言,说王继文已经离开了黑山县,但其实呢,王继文还在家里呆着呢,只是不出来而已。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这番话,老张忍不住回过头,“差爷,不能吧,我听说有人看到过王继文离开,难道这也是假的吗?”

  李宝生迟疑了一下,这才缓缓点了点头,“老张,如果王家人真的想这么做,他一定会做的很周全的,比如就像你说的那样,让人在城外看到过王继文离开,这样会让人更加相信。

  当然了,他也会找很多人来四处说这件事情,让人更加相信王继文已经离开了黑山县。”

  老张苦笑着摆了摆手,“真是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想的,明明留在黑山县里,可是却偏偏说已经离开了,真是太奇怪了?”

  听到这里,黄汉明忽然开口说道,“李宝生,按照你的意思来说,王家人之所以这么做,就是害怕老苏家的人来报复,是不是这样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那是一定的,如果这事换到老王家这一边,恐怕他们也会想办法报仇的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宝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黄汉明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  “黄海明,如果王继文并没有离开黑山县,又或者说,苏传新的目标真的是他,那么,这件事就有合理的解释了,你说是不是?”

  黄汉明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如果说苏传新想要对王继文动手,这应该没错,可是,为什么过了一年他才想要动手呢?”

  李宝生摆了摆手,笑着说道,“难道你忘了老张刚才说的话吗,很多人都知道王继文已经离开了黑山县,至于去哪里,恐怕也没人知道。

  在这种状态下,苏传新连人都找不到,该怎么报仇?”

  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“李宝生,难道你的意思是说,在最近,苏传新找到了王继文,是不是这样?”

  听到黄汉明的问话,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没错,就是这样,在以前苏传新只听说过王继文离开了黑山县,已经报仇无望。

  可是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,也许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,苏传新又看到了王继文。

  在这一年之中,苏传新心中的仇恨并没有消减,而是过着乞丐的生活,让他心中的仇恨更加猛烈。

  既然看到了仇人,苏传新怎么可能会放过,所以他立刻准备动手,为了让所有有人都知道,所以他给衙门里去信说明。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这番话后,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低头沉吟了片刻,这才缓缓说道,“李宝生,按照你的意思来说,苏传新主要的目标是王继文,至于李月梅,其实并不是他主要的目标,对不对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说不定,在这一年之中,苏传新并没有李月梅任何的消息,恐怕还会以为李月梅已经不在这人世间了。

  毕竟,李家的人都被他除掉了,只留下了一个弱女子,又能怎么样?”

  听到这番话,黄汉明叹了一口气,“这件事情真可恨,也不知道该怨谁?”

  李宝生皱了皱眉头,忽然冷笑一声,“黄汉明,这还用说吗,当然是怨李月梅,如果不是他,好好的家庭怎么会分崩瓦解。”

  听到这句话,黄汉明急忙摆了摆手,“李宝生,你说的不对,如果按照这件事情来埋怨的话,肯定是要埋怨王继文,如果没有这个坏东西,怎么可能会出这种事情。

  让我说,我们应该把王继文抓起来,好好问问他,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  听到黄汉明的这番话,李宝生愣了一下,随即苦笑着说道,“对啊,这是为什么呢,按照道理来讲,王继文也应该有事情才对呀,可是没听说过要抓他呀?”

  黄汉明点了点头,“确实是这样,从来没听谁提起过这件事情,自然就没抓过王继文?”

  听到这里,李宝生心中一动,低声说道,“黄汉明,你说大家之所以在这一年都没见过王继文,是不是他在班房里呢?”

  黄汉明愣了一下,随即摆了摆手,“李宝生,这不可能吧,如果王继文在班房里,我们怎么不知道?”

  李宝生冷笑一声,“黄汉明,你虽然是在衙门里做事,可是你别忘了这件事情是去年发生的,而去年你还没来呢,怎么可能知道?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话后,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“李宝生,话虽然这么说,可也不能一点消息都没有吧?”

  说到这里,黄汉明转过头看着李保生,试探着问道,“李宝生,在你来崖门这段时间里,难道你听说过王继文的事情吗?”

  李宝生苦笑的摇了摇头,“都说过,我没听说过!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回答,黄汉明摊了摊手,“这不就得了,你也没听到,我也没听到,大家都没听到过王继文的消息,王继文又怎么可能在班房里呢?”

  说到这里,黄汉明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李宝生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  “李宝生,如果让我说,说不定王继文现在正在外地逍遥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  李宝生摇了摇头,“黄汉明,如果王继文正在外地逍遥呢,那我们的推断可就全错了,你想想,既然王继文还没回来,苏传新怎么可能看得到他,又怎么可能写那封信呢,你说是不是?”

  黄汉明摆了摆手,“李宝生,说不定王继文这段时间回来了,所以苏传新看到了他,难道这不可以吗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按照这种猜测,应该也可以,其实和我刚才猜的差不多,都是在以前苏传新并没有看到过他,所以,苏传新才能够忍耐一年之久,到现在才想报仇。”

  黄汉明笑着说道,“李宝生,按照你的猜测,苏传新所写的那张纸条,意思就是要找王继文报仇,和李月梅没有任何的关系,是不是这样?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没错,按道理来说应该和李月梅没有关系才对,因为就像刚才猜想的那样,如果苏传新早就知道李月梅还在人世间,那他为什么不会动手,非要等到李月梅去了客栈,他才会动手吗?”

  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“说不定,苏传新去李家宅子动手不方便,所以才会在客栈里动手的。”

  李宝生笑着摆了摆手,“这怎么可能,李家宅子里只有两个老人,就算他们看到苏传新动手,又能拦得住吗?”

  说到这里,李宝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黄汉明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  “黄汉明,我认为不是苏传新认为在李家宅子动手不方便,而是因为他以前就没见过李月梅!”

  听到这里,黄汉明摇了摇头,“李宝生,这不可能吧,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了,难道他从来没去过李家宅子吗?”

  李宝生犹豫了一下,这才点了点头,“我想苏传新应该没有再去过李家宅子,如果他去过了,李月梅的事情他应该早就发现才对。”

  听到这里,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低头想了想,这才缓缓说道,“李宝生,我为什么感觉不可能呢,如果我是苏传新,从黑山上回来以后,应该会回去看看吧,怎么可能一次都没去过呢?”

  李宝生摇了摇头,“黄汉明,在李家宅子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,苏传新怎么敢回去,难道他不怕有人在那里埋伏,或者有人看不到他吗?”

  说到这里,李宝生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黄汉明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  “黄汉明,苏传新能从黑山上逃回来,简直是太幸运了,我想他应该也知道,如果他再被人追,恐怕就没这么幸运了。

  最关键的是,如果到别的地方去,就算有人看到苏传新,但也不一定认识他,说不定只是会把他当一个贼人看待。

  可是,李家宅子里的人就不一样了,他们都认识苏传新,只要他们见过苏传新,肯定能认出他是谁。

  一旦背离家宅这里的人发现了,肯定会引来衙门里的追查,到那时候,苏传新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吧!

  所以我猜想,苏传新不但不敢去李家宅子,恐怕连靠近他都不敢,就怕被李家宅这里的人发现,认出他来,你说是不是啊?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这番话,黄汉明皱了皱眉头,缓缓说道,“李宝生,你说的倒有道理,可是,在一年前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,苏传新动手害人,我想他都害了谁应该很清楚吧,还有谁没有被他除掉,他应该也很清楚。

  李月梅害了苏传新一生,应该是他最痛恨的人才对,既然去年动手的时候没有害了李月梅,他怎么可能会甘心呢?

  所以我在想,就算苏传新知道李家宅子很危险,也知道很有可能会被人认出来,可是,这么大的仇恨,他不可能一次都不会去李家宅子看看吧?”

  听到黄汉明的这番话,李宝生摇了摇头,叹了一口气,“其实在我们发现李月梅之前,没人知道她还在人世间,还以为她已经不在了。

  我想,苏传新从黑山回来以后,应该也听到了这个消息,所以,恐怕他也认为李月梅已经不在人世间了。

  苏传新最大的仇人有两个,一个是李月梅,而另一个就是王继文,既然李月梅已经不在了,那就只剩下一个王继文。

 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苏传新才一直打探王家的消息,说不定到了最近,他才打探出王继文就躲在家里,并没有离开黑山县。”

  说到这里,李宝生转过头看着黄汉明,冷笑着说道,“苏传新知道王继文还在黑山县,自然不肯放过他了,所以才有了送信的这一回事。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这番话,黄汉明点了点头,“李宝生,这番解释倒是有点道理,在整体上也能说得通。

  以前以为苏传新是想要对付李月梅,现在才明白,原来他真正的目标是王继文。”

  说到这里,黄汉明的语气顿了顿,叹了一口气,“李宝生,也不知道张捕头有没有安排人去保护王继文?”

  听到这里,李宝生冷笑一声,“黄汉明,如果我是张捕头,我就假装不知道,绝对不会派人去保护王继文这个坏家伙,如果没有他,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  听到李宝生的话,黄汉明也恼火地用力砸了一下车板,“如果没有王继文这个坏家伙,我们也不至于半夜里出来办案呀。”

  李宝生笑着点了点头,“黄汉明,这样说,你是希望苏传新动手成功了?”

  听到这句问话,黄汉明愣了一下,随即摆了摆手,“李宝生,可不要这么说,我怎么能那么想呢?”

  说到这里,黄汉明的语气停顿了一下,但紧接着,他也不等李宝生回答自己的话,便自顾自的继续说道。

  “无论是谁,我都不希望他们动手成功,就算是王继文也一样。”

  李宝生拍了拍黄汉明的肩膀,笑着说道,“黄汉明,你放心吧,张捕头一定会派人保护王继文的。”

  黄汉明推开李宝生的手,“我有什么放心的,王继文做了坏事,就在家祈祷就行了。”

  李宝生点了点头,“现在看起来,我们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苏传新想要动手的目标,应该就是王继文。”

  黄汉明点了点头,“应该没错了,因为除了王继文之外,别人和苏传新也没这么大仇恨了。”

  李宝生摆了摆手,“黄汉明,别的事情我们先不管,我们先说说苏传新的问题。

  既然知道了苏传新的动手目标,那我们想想看,我们大家怀疑的这些人,谁的嫌疑最大呢,谁才是苏传新?”

  黄汉明皱了皱眉,“李宝生,这怎么猜,虽然我们猜出来苏传新动手的目标,可我们要找的人到底谁才是苏传新,恐怕就没办法猜了吧?”

  听到黄汉明的问话,李宝生摇了摇头,“黄汉明,想要调查王继文到底在哪里,苏传新肯定会去他家附近,到时候,我们只需要调查一下附近常出现的人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